大听网   > 要闻  > 正文

让历史名人文化活起来 作家聂作平以一部励志小说向杨慎致敬

发布时间:2018-01-10 09:03:03 稿件来源: 四川日报 版权声明
分享到:

大听网摘要:杨慎在泸州期间,多次登临忠山,并常在江山平远楼登高揽胜,避暑纳凉,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

“我今天写这部小说,其实是在向他致敬,在向一种永不会过时的精神致敬。”1月9日,说起即将为四川历史名人杨慎创作的长篇小说,著名作家聂作平充满敬意。

杨慎,即杨升庵。许多人知道他,都是通过那首被唱进《三国演义》电视剧主题曲的词作“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1995年,聂作平曾为杨慎写过一篇小文,从那时起,他就已经在关注这位一生坎坷的才子——从首相公子到鲜衣怒马的状元,再到贬谪云南的流放者。聂作平坦言:“在小说中,我会还原他的悲凉,但更想让人们看到,在无比孤苦的岁月,杨慎并没有就此沉沦,而是以文化的力量、文学的力量,既支撑起了自己残破的人生,也为当时落后的云南进行了一次生机勃勃的输血。”

以杨妻视角还原杨慎一生

聂作平第一次知道杨慎,就看到他的惨:“以兄终弟及的方式登上皇位的嘉靖,按祖制和礼法,应当追认死去的皇帝(也就是他的伯父)为父亲,而他的生父反而该改称叔父。对此,嘉靖坚决反对。为了这个,明朝的高级官员们在首相杨廷和的率领下,和嘉靖展开了不屈不挠的斗争,而嘉靖最终不仅将杨廷和罢相,也将杨廷和的儿子、状元杨慎等人进行了野蛮的廷杖,并发配到边远的云南永昌卫(今保山)。”

杨慎的人生悲剧从此开头。聂作平直言:“如果为杨慎做总结,那么,他的一生也可以仅用几个字。那就是状元、罪臣、诗人。”在聂作平的初步构思中,这些重要的历史情节都会在小说中还原,“虽然是可以虚构的小说,但我会在基于史实的前提下,去讲那些故事。”

大事不虚、小事不拘,将是聂作平进行创作的大原则。所以,他不会去淡化杨慎的悲剧色彩,不会一味地去塑造一个伟大的才子形象。悲情,是杨慎的人生底色。从被贬谪之后,直到去世,他仅仅回过故乡几次。包括他年迈之时,偷偷潜回四川,但刚到泸州,又被抓了回去。杨慎内心的悲凉、愤怒、郁闷,可能是今天的我们所无法想象的。聂作平说,他可能会以杨慎妻子黄娥(遂宁人)的视角来创作,“杨慎贬谪,黄娥留守在桂湖,其内心的孤寂与凄寒都尽在她与杨慎写的诗词中了。”

大写励志 流放岁月留下数百卷文集

看到杨慎的悲剧,同样也看到他的逆袭。聂作平说:“当杨慎远贬滇南,并没有就此沉沦,而是以文化的力量、文学的力量,既支撑起了自己残破的人生,也为当时落后的云南进行了一次生机勃勃的输血,留下了关于云南的海量著作。”正是在那些孤苦的流放岁月里,杨慎一灯如豆,留下了包括诗词、散文、笔记、方志和学术著作在内的数百卷文集,他因而也被认为是有明三百年间,著述最丰的人。“哪怕是他偷偷潜回四川,但刚到泸州又被抓回去的这种遭遇,都没有将他击垮,他短暂地路过,都为泸州、为叙永写下了很多经典诗词。”

杨慎的不认输,让他不仅仅以一位才子活在人们心中。聂作平曾多次走访杨慎被流放的地方——保山,在那里,杨慎是当地最敬重的历史名人。“保山是滇南重镇,地处南丝路要冲。说起来,这个地方与四川甚为有缘。丝路暂且不说,单是保山人如今非常崇敬的两个历史人物,他们都与四川有关,那就是诸葛亮和杨慎。诸葛亮深入不毛,平定南方,保山现有武侯祠存焉。杨慎虽无祠庙,但保山有非常多的和他有关的遗址遗迹,以及民间传说。”在开始创作之前,聂作平准备还要再去那些地方考察,带着创作小说的思路,重新认识杨慎。

拒绝戏说 从几百万字中获取灵感

根据本次创作的要求,历史小说首先必须是小说,既要求以历史为基底,又要具备纯正的小说品格,将历史名人的生平事迹融入小说家独立创构的“故事”中,避免将历史小说写成人物传记。对于如此高的要求,聂作平眼下已经在做非常扎实的案头工作,“我正在进行大量的阅读。”

关于杨慎,学术界有很多研究的资料、论文和传记,“南京大学出版社推出的《杨慎评传》,就是非常权威的著作。”聂作平透露,整个系列小说,每一部的字数要求25-30万字,“这是长篇小说的体量,要写出这么多字,而且要保证质量,我要阅读的资料文献,最少都应该要有几百万字。”

谈及如何用小说笔法再现历史人物,聂作平说这是他在接受创作杨慎一书之后一直思索的问题。“首先,它显然不能是网络小说的那种戏说或穿越,如果那样写,我觉得对不住杨慎先生,他一定会气得从地下跳出来骂的。但如果完全拘泥于史实,那也就没有了文学的想象空间。所以,我想在历史与现实,史料与想象之间,找到一个相对完美的结合点。至于这个点在哪里,暂时保密。”此外,聂作平还直言:“如果能花一些时间去寻找杨慎走过的地方,再找出其中和他个人命运有关的隐秘往事,或许还可以产生另一部书,以及一部纪录片。”

聂作平计划今年5月正式动笔,预计年底成书。

记者 肖姗姗

文章关键字: 泸州 杨慎 聂作平 编辑:刘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