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听网   > 要闻  > 正文

泸州的浪漫,藏在这份传统色谱里

发布时间:2022-11-11 15:48:00 稿件来源: 川观新闻

泸州,一座山水之城——

这里有山,宝山远眺金维胜景;这里有水,长沱两江向东而去。山水之间,一座生机盎然的城市,镶嵌其中。

孟冬时节,当宜古宜今的酒城泸州遇上色彩鲜明的东方美学,是否能碰撞出穿越古今的浪漫?

“蔗浆自透银杯冷,朱实相辉玉碗红。”——唐·韩偓《恩赐樱桃分寄朝士(在岐下)》

朱红,介乎于橙色和红色之间,因为真正的朱砂出自中国,所以又称中国红。

“以龙膏为灯,光耀百里,烟色丹紫。”——晋·王嘉《拾遗记·方丈山》

丹紫红的木芙蓉,给冬日里的泸州添了浓郁、饱满和明媚的生机与暖意。

“霜凋木叶清威远,日压扶桑映觉华。”——明·孙承宗《春怀六首》

棕色也被称为“赭色”,由黄、红、黑三色调和而成,属于暖色调。孟冬时节,草木凋零,暖色的凋叶棕冲淡了天地间的寂寥。

“回首望京华,远山锁苍绿。”——清·杨延年《舟行》

苍绿,是一种深且暗淡的绿色。初霜木叶,绿欲变黄,有一种苍老暗淡之色。

“远望平畴葱茜色,新凉爽气袭人来。”——清·张鹏翮《怀柔道中》

茜色,茜草果实及根的颜色,是一种带紫色成分的红色。11月的五彩苏,是茜色的。

“蔷薇花谢绿窗前。碧琉璃瓦欲生烟。”——宋·晁端礼《浣溪沙·清润风光雨后天》

琉璃蓝色相呈湛蓝色,色感庄重。在中国传统色彩观中,琉璃蓝代表上天的颜色,中国古代很多建筑的屋顶偏爱琉璃蓝。

“金齑细斫秋风鲙,玉髓新烹谷雨茶。”——明·胡悌《赠章伯高(二首)》

玉髓,纯洁明净。玉髓绿,清爽的翠绿色中带着点点黄色。冬日苇草,依然充满生命力。

“幽人乐事无由并,且醉良辰玛瑙钟。”——宋·李新《又三绝戏老友·二十年中一度逢》

玛瑙灰,一种比燧石灰色、比鸥鸟色或旧银色略浅的近乎中浅黄灰色。

“石桥如可度,携手弄云烟。”—— 唐·李白《送杨山人归天台》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紫色是尊贵的颜色,热烈但不外露,高贵中透著神秘。虎溪河上迎龙桥,风吹日晒下染上了岁月斑驳的颜色。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佚名《诗·邶风·静女》

“彤管”即“红色的兰草”,此色可谓爱情信物的颜色,也可指古代女史用以记事的杆身漆朱的笔。

“野绿连空,天青垂水,素色溶漾都净。”——宋·张先《剪牡丹·舟中闻双琵琶》

青出于蓝胜于蓝,天青色是一种最清澈的蓝。天青垂水,水天一色,红嘴鸥竞相嬉戏,一派明澈洁净。

泸州观察 龙欣雨 郭荞璐

文章关键字: 编辑:李玉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