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听网   > 要闻  > 正文

这一年,机场、高速、铁路这些事 让“从泸州出发”越来越简单

发布时间:2019-11-25 10:17:06 稿件来源: 泸州日报—川江号 版权声明
分享到:

大听网摘要:泸州已是时候抓住时机,将交通领域的长板拉长、短板补齐,为泸州群众更好出行,为城市更高的对外开放水平打下坚实基础。

从特兴枢纽进入即将建成投用的G8515泸荣高速公路,坐车不到半个小时,便可抵达四川与重庆的交界处。今后,泸州至荣昌,就可告别绕行隆昌再转至荣昌的路途。

泸州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达455公里,形成纵横交错的高速公路“路网”。

点对点的便捷得益于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不止一条高速公路,这一年,泸州交通实现了大发展,两条高速公路即将建成通车,渝昆高铁宣布开工,泸州云龙机场航线加密……当前,泸州已初步构建起了“铁水公空邮”综合立体交通运输体系,将造就川渝黔滇结合部横贯东西、纵贯南北的交通枢纽地位。

天网织密:区域性航空枢纽功能初显,周边地区旅客已占半数

11月21日上午,来自宜宾市南溪区的旅客谭清秀在云龙机场大厅内候机,她将带着年过八旬的母亲,从这里搭乘航班前往广西桂林。

“南溪到泸州挺近的,知道泸州有航班就过来了。”谭清秀说,自己在桂林务工,有了泸州直飞桂林的航线,回家探亲越来越方便,在路上的时间节省了很多,机票也比较优惠,非常方便。

在云龙机场,像谭清秀这样的外地旅客不在少数,逐步完善的航线布局吸引了越来越多人从泸州起飞。如今云龙机场进出港旅客中,有一半来自于周边地区。

投运一年,泸州云龙机场旅客吞吐量突破100万人次。

2018年9月,云龙机场正式投用,拉开了泸州一张新的天际交通网。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国内30余个主要城市直达,让泸州乃至周边城市旅客能在短时间内飞往各地,进一步加快人流、物流、信息流流动。

据统计,今年1至10月,云龙机场完成旅客吞吐量153万人次、货邮吞吐量5219吨,预计全年旅客吞吐量近190万人次、货邮吞吐量超过6000吨,处于全国支线机场先进水平。

“2020年,云龙机场国内通航城市将达到40个。”据云龙机场市场营销部工作人员李叶介绍,云龙机场将配合市物流口岸办,力争将云龙机场航空口岸列入国家开放口岸“十四五”规划,并在此基础上以临时开放形式启动国际(地区)航线试运营,力争年旅客吞吐量达260万人次、年货邮吞吐量达6500吨。

服务本地,辐射周边,区域性航空枢纽功能初显。以云龙机场为载体的泸州空港,正凭借着越来越密集的“空网”,逐步成为四川第三大航空港和川渝滇黔结合部区域航空运输中心。

扶贫公路建成,方便山区群众出行。

联通周边:年内两条高速公路将建成,串起川渝滇黔间城与城

泸州天上的交通网越织越密,陆地上高速公路建设也日趋完善,一条条联结川渝滇黔的道路纷纷建成。

近日,G8515泸荣高速公路已完成主线路面的全部铺筑,即将转入机电交安等附属设施作业,预计12月中旬全面建成,距离正式投用指日可待。而该条道路的建成通车,意味着川渝之间又添一条新通道。此路将解决渝西、川东地区无南北方向快速干道连接的缺陷,同时还将完善环渝腹地区块交通网络,对促进成渝经济区一体化,支撑泸州打造区域交通枢纽,加快经济社会发展有重要作用。

位于泸州南部的古蔺县,已经建设完成的赤水河红军大桥将江习古高速公路与叙古高速公路连接了起来,构建了又一条西部陆海新通道,畅通了成都经泸州至贵州,通达北部湾经济区的高速公路通道,将有力促进四川及赤水河流域立体全面开放。同时,也将推动泸州加快建成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和四川南向开放重要门户,对泸州争创全省经济副中心形成有力的交通支撑。

连接川黔的古习高速公路全线贯通,即将实现通车。

1999年泸州市建成第一个高速公路项目——G76厦蓉高速公路隆泸段,结束了泸州市不通高速公路的历史。之后20年时间内,G76厦蓉高速公路、G93成渝环线高速公路、G4215蓉遵高速公路泸州段、S80宜叙古高速公路相继建成,泸州市实现“县县通高速”,基本建成“一环六射一横”高速公路骨架网,总里程455公里,居全省第三、川南第一。

如今,高速公路向外延伸的步伐还未停止。

正在加紧建设的S37叙威高速公路泸州段将于2020年建成通车。成贵高速公路泸州经古蔺至金沙段、渝赤叙高速公路、古蔺至仁怀高速公路、渝泸扩能高速公路等项目正在加快推进前期工作。泸州正以高速公路为网,快捷通行串起川渝黔滇间的城与城。

开拓通道:客运建设如火如荼,货运之路通达世界

11月21日,川南城际铁路城北高铁枢纽站施工现场,200台机器与近400名施工人员一早就开始热火朝天地干起来。

“目前全线已完成路基建设86%、桥梁建设71%,8座隧道已贯通且完成了主体工程。”在城北高铁枢纽站施工现场,川南城际铁路泸州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戴强指着不远处的工地告诉记者,此刻城北高铁枢纽站正在进行的是铲平、打桩工作,为接下来的站房施工创造条件。

戴强说,城北高铁枢纽站的站房工程已经取得批复,即将开始下一步的招标工作,届时将有2000人在现场同时展开作业。泸州人民心心念念的高铁,有着一个坚定的目标:2020年底建成。

正在建设中的川南城际铁路泸州段。

城北高铁枢纽站是泸州市高铁建设的一个枢纽核心。未来,在这里将实现川南城际铁路与渝昆高铁的转换。市民从这里,可以抵达成都、重庆、昆明等地。依托高铁,泸州市还将形成三个大通道:向北,通过渝昆高铁(京昆大通道的一部分),经重庆、郑州,当天即可到达首都北京;向东,通过渝昆高铁、沿江高铁,经重庆、武汉、南京至上海;向南,通过蓉遵高铁联结贵广高铁,经遵义、贵阳通达粤港澳大湾区、北部湾经济区。

高铁建设将解决群众的出行问题。与此同时,在大宗货物运输上,泸州也正在通道建设上发力。

繁忙的泸州港,货轮、火车有序发班。在优化通道上,南向开通了泸州-广州铁海联运班列,测试开行了泸州-钦州铁海联运班列;东向开行了水运班轮航线,每周30班左右;西向,开行“蓉欧+泸州港”号班列;在省内实现长江黄金水运通道与蓉欧快铁无缝连接;北向测试开行泸州-石家庄白酒班列、东北-泸州粮食班列、俄罗斯成都-泸州进口木材班列……

铁水公空邮全面发力,“大交通”格局的逐渐形成,将对加快泸州乃至四川呈现立体开放态势起到重要作用。

现场

G8515泸荣高速公路下月中旬全面建成

G8515泸荣高速公路已经接通。近日,泸州日报—川江号记者从G8515泸荣高速公路施工现场了解到,G8515泸荣高速公路主线路面铺筑已经完成,即将转入机电交安等附属设施作业,预计12月中旬全面建成。

据G8515泸荣高速公路路面分部经理马福彬介绍,除主线路面外,全线仅剩泸县服务区和机场连接线的路面铺筑尚未完成,计划最后部分将在12月5日铺筑结束,转入机电交安作业。

今年底,G8515泸荣高速公路将通车。

而作为G8515泸荣高速公路的控制性节点工程之一,位于泸州市境内的特兴枢纽互通主体工程已经完工,即将转入桥面系施工阶段。特兴枢纽互通共有8条匝道,建成后能实现G4215蓉遵高速公路与G8515泸荣高速公路之间的转换。8条匝道中最长的一条H匝道是整座枢纽互通的施工难点,该匝道长1.15公里,上跨G4215蓉遵高速公路、G8515泸荣高速公路主线、龙溪河,下穿S307泸永路。由于跨度大、技术难度高,该匝道采用了钢箱梁、连续钢构、现浇箱梁、简支T架4种桥梁结构形式进行施工。

与此同时,G8515泸荣高速公路主线收费站——特兴收费站雏形初现,正在加紧建设中。

据悉,G8515泸荣高速公路起于泸县方洞镇麻岩水库(渝川界),接已开工建设的荣昌至泸州高速公路重庆段,经泸县和龙马潭区,接已建的G4215蓉遵高速公路泸州段,止于临港大道,路线全长42.27公里。全线共设置方洞、奇峰、云龙、云龙机场、特兴枢纽5处互通立交,设服务区1处(泸县服务区)、收费站5处(方洞、奇峰、云龙、云龙机场、特兴)。项目建成后将强化成渝经济区高速公路网综合布局,优化川南与川北之间的路网,促进成渝经济区一体化,为泸州市打造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加快经济社会发展有重要作用。

人物

竹林深处拓宽村民致富路

11月21日,在纳溪区白节镇高峰村的G546纳溪至赤水公路改建项目大旺1号隧道施工现场,一辆辆货车来回进出隧道,将施工所产生的渣土运送出来。这是该项目全线最长的一座隧道,也是全线控制性关键性节点之一。目前,全长888米的隧道已经开挖589米,预计明年3月实现贯通。

“这条路修好,我们的竹笋好卖了。”看着正在施工的G546纳溪至赤水公路改建项目,高峰村三组村民巫贵生高兴地说道。

高峰村竹资源丰富,村里发展起了竹产业,但由于进出村只有一条小路,林竹乃至竹制品的运输成为了制约产业发展的一大因素。巫贵生告诉记者,在现在交通不便的情况下,林竹的运费和砍工费就要占掉一半,最终分到农户手上的利润非常少。“路修好了,卖一吨竹子农户起码要多得15到20元,以后还能发展农家乐、旅游。”巫贵生说。

建成投用的产城大道。

G546纳溪至赤水公路改建项目的修建将改善村里的交通条件,这不仅是村民心之所向,更是当地企业的期盼。返乡农民工张治国去年回到家乡后,与他人共同成立了合作社,做起了“竹生意”。同样受困于交通不便,货物转运成为了他最头疼的事。

“现在的路大车进不来,只能用小车一趟一趟往外运,成本高。”张治国告诉记者,“以冬笋为例,今年合作社产值预计可达1000万元,如果路修好了至少能节约200万元的成本。”

据悉,G546纳溪至赤水公路改建项目的建成,不仅将推动当地竹产业发展,同时也将带动包括高峰村在内的沿线村镇的旅游发展,缩短两地距离,增进泸州与赤水两地的人员和经济往来。目前,G546纳溪至赤水公路改建项目全线76座桥梁已经开工50座,4座隧道已经全部动工,预计2021年4月全面建成。

手记

对外开放需要“大交通”支撑

2019即将结束,这一年,泸州交通又有了大变化:在建的G8515泸荣高速公路、古蔺至习水高速公路正在收尾,即将投用,又将为我省增加两条出川大通道;云龙机场航线开通密集,短短一年时间,通航城市已超过30个;高铁建设如火如荼,川南城际铁路牢牢锁定“2020年建成”这一目标不动摇,渝昆高铁宣布开工,几年后市民就可以搭乘高铁出行……

时光回溯,近年来,泸州市交通发展迅速,群众出行越来越便捷,货运通道越来越畅通,让地处川南边缘的泸州逐步成为了区域性综合交通枢纽。如今,随着泸州被定位为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泸州交通更是迈开了大步子,朝着目标前进,为推动泸州高质量发展贡献坚实的交通力量。但不能忽视的是,泸州在交通领域仍然存在着明显短板,虽然已经察觉并奋起直追,但差距仍在。构建“铁水公空邮”的“大交通”格局,泸州还有许多事可做。

交通便捷是对外开放的前提。将交通领域基础设施做足,是弥补泸州地处内陆,在对外开放上“先天不足”的先决条件。随着泸州入选港口型国家物流枢纽承载城市、南向开放通道建设等一系列发展机遇以及“互联网+交通”时代来临,泸州已是时候抓住时机,将交通领域的长板拉长、短板补齐,为泸州群众更好出行,为城市更高的对外开放水平打下坚实基础。

记者 肖婷  牟科

文章关键字: 泸州 高速公路 云龙 高铁 泸荣 编辑:刘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