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听网   > 要闻  > 正文

他好事儿做了“一摩托” 追记合江县优秀共产党员王孝明

发布时间:2019-01-09 08:31:36 稿件来源: 大听网 版权声明
分享到:

大听网摘要:小小的拖金石村,这里是我永远不能忘记的故乡。村上工作虽然报酬少,不求别的,只为当初的承诺

一间砖房、一张旧床,一个陈年双门木衣柜,衣柜顶上放着一个保存很好的箱子,里面整整齐齐地叠放着一面鲜红的党旗,党旗下放着18个牛皮纸档案盒,里面装着保持党员先进性教育的会议记录资料和心得。

王孝友拿着哥哥王孝明的遗物

这是王孝明生前,最为珍视之物。在每一页稿签纸上都书写下了他对自己工作认真和热爱,和对家乡、村民深厚的感情。

在先进性教育心得体会上,王孝明的标题是这样写的《给故乡添彩,让党旗更红》,其中有这样几句:“小小的拖金石村,这里是我永远不能忘记的故乡。村上工作虽然报酬少,不求别的,只为当初的承诺……”

“如果他跟我一起出去打工,我们的家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王孝明的妻子李德贵一直不理解他为什么要坚守村上的工作。先进性教育的心得体会,就是对王孝明不忘初心的最好注脚。

村民们说,在泸州市合江县攀湾村的村道上,村干部王孝明骑着摩托车风里来雨里去,好事也做了“一摩托”,说不完道不尽。2018年11月12日下午,王孝明因肺癌去世。数百村民含泪为他送别,好干部王孝明留在了大家心里。

家人:他是个不顾自己的“傻子”

“哥哥心里从来没有自己。”弟弟王孝友说,这是哥哥生前,自己常对他说的话。在他看来,村干部的工作和村民家的事儿几乎已成了哥哥生活的全部。

王孝明的卧室

王孝友说,从小自己和哥哥睡在一张床上,无话不谈。他在原重庆江津县塘河五七中学读初中时,哥哥步行30多公里路给他送红薯和玉米。后来在合江福宝读了两年高中,没考上大学,是哥哥鼓励他回马街中学补习重考。当时家里经济困难,哥哥去学编竹席、修钟表赚钱供他读书,也曾步行50公里路到合江给他送钱送粮食。在他心里,这份“长兄如父”的感情是如此深厚,所以他一直希望哥哥能过得比自己好。

大学毕业,王孝友到重庆市畜牧科学院上班后,每次回家,哥哥都给他做好吃的饭菜。一次,饭桌上多了村里的贫困户李长明。王孝友问了哥哥才知道,因李长明身患肺结核多年,生活困难,哥哥经常接他到家里来吃饭。在里屋,王孝友责怪:“帮助他可以,但你不怕传染家里人吗?”王孝明听了,摇头说,“都是穷人,能帮就帮点,不就是多双碗筷吗?不要紧的。”

对哥哥的做法,王孝友没再多说,但他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哥哥一家一直住在旧砖房里,这房子自1998年建好后,砖头还是砖头,墙上连水泥都没有抹,加上屋顶漏雨、家具破烂,他不禁纳闷,哥哥工作这么多年,平时忙得满村跑,有时一整天连面都难见着,可这日子咋就过成了这样。

“他每天忙个不停,可家里状况不好,我心里着急。”为了儿子读书生活,王孝明的妻子李德贵自孩子四岁起就外出打工。当包工头的妹弟高文兴看不下去,也几次到家里劝说,让王孝明别当村干部了,不如到外去多赚些钱。可王孝明没答应,问理由就一句话:村上事儿多放不下。

他的摩托车成了村民的“便民车”

作为攀湾村的监委会主任,王孝明除监督村民委员会和村民小组的社务、村务公开工作外,还分管着三个社,忙的时候一天跑三个社开五次会,社里有收入支出,他都得签字确认。另外,基层工作琐碎繁复,土地确权、房屋确权、受灾村道、村民家排查清障、村民纠纷,王孝明都得管。可骑着摩托车的王孝明,日常忙碌却不止于工作中。

“我得病了,他管我,把能为我做的事儿都做了。他得病这么久,我却什么也不知道……。”十二社的44岁贫困户李轩安说,下葬那天,他送孝明走,难过得讲不出话来。

3年前,李轩安患上了一种叫“天泡疮”的疱症病毒病症,全身皮肤上长满了黑红色的水泡,遇热遇累就会反复发作,村里小孩看见他就躲,大家都不愿靠近他,除了王孝明。李轩安犯病躺床上,是王孝明来他家里,骑着摩托车送他去南滩卫生院,后来又犯病,也是王孝明骑着摩托车跑了40多公里路去了合江健欣医院,就诊后又接他回家。

“爸妈不在了,姐姐也远嫁,孝明就像我家人,给我送饭送菜,嘘寒问暖。”李轩安说,王孝明帮了他大忙,他心里过意不去,要给王孝明摩托车油钱,可王孝明不收,想请孝明吃顿饭,也被他拒绝了。去年夏天,在李轩安家房子被雨水冲倒后,王孝明也帮他协调用地、选址盖房和打井。李轩安说,如今孝明走了,时时念起他对自己的好,心里总觉着空落落的。

“孝明是个好孩子,我亲生儿子都没他好。”2018年9月14日,王孝明从重庆确诊肺癌晚期回家休养,村里79岁的张召书老人是第一个到家里去看望他的人。老人说,自己儿子因精神病行为失常,经常在家砸东西。制不住儿子,张召书常叫王孝明到家里帮忙。去年,张召书在家意外摔倒,王孝明帮忙垫钱给她治病,还骑着摩托车载着她往返合江县医院5、6次办理出院和报账手续,知道她家生活困难,王孝明还帮她家办理了贫困户申请。

在村里往返10多公里的路上,不论白天黑夜,刮风下雨,王孝明每天都骑着摩托车来来去去,他的摩托车也成了村民的“便民车”,只要有村民招手搭车,王孝明都会停车载人。哪家树倒了、水沟被堵住了,王孝明骑着车就去砍树、跳下田沟就挖土,就他一个人把问题都给解决了。在很多村民心里,王孝明骑着他的摩托车办了“一车好事”,花着自己的油钱,却从没计较过。

村民房子倒了 盖房挖井他“一肩挑”

王孝明除忙村社日常工作之外,扶贫帮难助困的活儿他也揽下了。在攀湾村里,单身汉贫困户有好几个。其中,李轩安、雷银超两户的土坯房原本都在山上,遇上暴雨就被冲垮,为了村民不遭殃,湿滑陡峭的泥巴路,王孝明骑着摩托车常跑。

2017年夏季遇暴雨,雷银超房子在雨中倒塌,按照国家脱贫攻坚政策,对村上贫困户住的D级危房进行改造,每户按3万元标准进行补贴。王孝明帮着危房村民打申请、协调土地。后来,又帮着选址盖房、通电通水、拉材料、找工人,等着开工后,又忙着监工,贫困户雷银超家的平房,就是被王孝明这样“一路守着”建起来的。建房时,雷银超没房住,王孝明又给他介绍了包吃住的工作,等他回来就有新房住。

雷银超的新家建在村公路边上,还能接上自来水。可同社贫困户蒲德福的家在山区,自来水根本接不上,情况变得具体了许多。

王孝明在村上进行食品监管工作


“我们家以前都是看天吃水,为这孝明很费心。夏日太阳火辣辣的,每次打井选址,他都来。其实我知道他事儿多也很忙,让他歇歇他也不肯。”2018年12月13日下午,蒲德福站在自家房屋旁的一个水田坎上,用碗舀起田里的水,水色泛黄飘着泥渣。蒲德福说,他们一家以前就喝这里的水。  去年夏天,王孝明带着工人来家里选址打水井,一个洞凿下去50多米深,还是不见水。王孝明又领着工人重新凿,单是找水眼,就返工4、5次,王孝明每次都来守着。干完活儿,蒲德福给工人们做饭,请王孝明到家里吃,可王孝明每次都坚持不吃饭,骑着摩托车就走了,好几次挽留也没留住。

攀湾村实施插花扶贫安全饮水项目,贫困户家里的8口水井都是王孝明带着工人选址凿井,直至村民家通上水,遇到问题王孝明总是先行。蒲德福说,一次闲聊中,王孝明向他说起:“村民家本来就穷,他不愿给大家添麻烦。”他觉得王孝明说到做到,是个好干部。

暴雨中,他拖着病躯砍树保电

“他工作讲技巧,好多村民间有矛盾,经他一调解就解决了,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攀湾村支部书记蒲德平说,村里两家人因放养的鸡吃院里晒着的粮食起了矛盾,其中一家喊话警告后,用药把另一家鸡药死了8只。8只鸡说起来也算值钱了,放村里也不是小事儿。所以两家老人见面就吵。王孝明出面调解多次都行不通,最后他想了办法,打电话找老人在外地住的儿子出面,赔了款道了歉,把双方矛盾化解了,最后两家握手言和还一起吃了顿饭。

村里养鸡、种地都不是小事儿,家住村里大沟头(小地名)的71岁村民周永超,家里栽种了两颗30多年树龄的荔枝树,其中一棵树挡住了邻居权政辉家里的一块田,影响了庄稼的生长,两家为此吵得面红耳赤。王孝明赶来帮忙解决问题,建议两家人置换一块田地,2个小时的耐心劝解下,双方表示同意,最终握手言和。

正是因为这份能干劲儿,王孝明在村里“火了”。2018年5月20日,5社社长蒲德明因土地确权纠纷解决不下来,撂挑子不干了。随后,王孝明代表村上去社里组织无记名投票选社长。在现场,他本不是候选人,可30多位村民无记名投票,有20多人填写了“王孝明”的名字。预料之外,王孝明被选为了5社社长。可后来大家才知道,那时候,王孝明已经病得不轻,可他没向人提,爽快地就把活儿接下了。

担任了5社社长就要负责。2018年8月15日,攀湾村遇到大暴雨灾害天气。第二天,村民给王孝明打电话,说树林中,有竹子倒伏压断了电线。王孝明自带砍刀冒着大雨砍掉一公里长路程上的障碍物,全身淋透他回到村办公室,6社社长詹成明看到他说,惊讶地说:孝明,你咋没叫别人帮忙呢?孝明说:“太危险,还是我砍好些。”

村民蒲政清就住在距离王孝明家200米远的地方。他说,作为老邻居,这些年,王孝明为了村上的工作,来往奔波实在太辛苦,他都看在眼里。王孝明将摩托车停在他家附近,无论白天或是深夜,都能听到他骑车外出的声音,如今却再也听不到了。

让蒲政清印象最深的事儿,是王孝明担任原南滩乡拖金石村党支部书记时,每逢夜里下大雨刮大风,王孝明总是第一个冲出门,骑车到村民家中,通知大家小心风大雨大有安全隐患。可当时,王孝明的家里还有儿子需要照看,有很多次,王孝明都是等儿子睡着了就骑车出了门。可小男孩睡会儿醒了,发现爸爸不在家,就一路哭着跑出家门要找爸爸。路过蒲政清家时,被蒲政清叫住,留在了他家里睡觉。

“他要照顾孩子,还要顾着工作。其实,谁家又不知道正在下大雨了呢?”蒲政清说,王孝明对工作,是一般人想不到的认真。不仅如此,王孝明正直的品德更加可贵,在拖金石村工作期间,他曾提出的转变工作作风,倡议村上组织开会、学习,一律不办生活,实行“零接待”,后来还在全乡推广,带动各村节约了开支,这样设身处地、廉洁为民的村干部着实难得。

临别嘱托仍是工作和乡亲

2018年9月7日,王孝明到5社村民家中开展土地确权工作,拿着笔写字却发现手脚不听使唤,走两步路,脚上的拖鞋掉了一只他也没感觉到。直到攀湾村支部书记蒲德平接到王孝明打来的告假电话,才得知他的病情。

“一年里,王孝明几乎没有因私事跟我请过假,那天,他说自己生病可能干不了了,以后土地确权的事情就要交给我,还对我说辛苦了。”蒲德平说,他心里一直怀揣着一份深深内疚。如果早知道王孝明的病情,他定不会任由着他坚持带病工作。王孝明那句“辛苦你了”,对他来说,不仅是告别,更应该视为一种郑重的托付,他必会尽责履行。

据王孝友回忆,哥哥王孝明直至病重之时才告诉他,2018年清明节,王孝明因咳痰带血,自己曾悄悄去重庆检查过一次,当时诊断结果很严重,可王孝明刻意瞒着家人,带着病还在工作。

端午节那天,王孝友回家看见地上的血问了情况,才催促哥哥快去检查。一开始在南滩卫生院查出病症是肺结核,以为吃了药就好了。没想到后来越来越严重,直到8月份,王孝友发现哥哥还在帮村民打井,大声责怪哥哥:“你不要命了吗?”,可哥哥还是没听进去。9月6号,王孝明发现自己手脚不听使唤后,住进南滩卫生院,后来转合江人民医院诊断为脑瘤,下午到重庆新桥医院再确诊为肺癌晚期,噩耗来的如此快。

“哥哥从重庆回家到去世的近2个月中,天天有人来看望,我记了一下,前前后后约有300多人,他们带着鸡蛋和水果来。我当时才知道,村里这么多人都关心他,他们中,甚至有些人我连见都没见过。”王孝友说,哥哥去世了前几天对他说:“我不怕死,人都要死一回,我就是放不下,工作上还有好些事儿没完成”、“孝友,以后不管有没有钱,看到穷人、有困难的人都该帮一把,大家都不容易。”这两句话,让他终身难忘。

守夜、下葬那两天,数百位村民赶到王孝明家中含泪送别。从村民悲痛的面容和断断续续地聊天回忆中,王孝友说他终于明白了,哥哥生前所作所为,是自己想得过于简单了。一个党员为民付出如此无私,哥哥的形象比自己想象中更加伟岸和高大。

在王孝明珍藏的档案盒中,一份心得体会记录着他这样的一段话:“从小至今,是故乡的山陪伴我一个又一个春秋,是故乡的水滋润了我这株无名小草,是故乡的人民培养了我这颗热爱党,热爱人民的心。1986年,我终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正式党员,我很感谢拖金石村党员同志们对我的信任,让我对党、对人民、对我所从事的工作有了更多、更广的理解和更深的感情”。

王孝明走了,留下了他的摩托车、卸下了肩头的担子,也离开了他为之奉献14年的攀湾村。贫困户忘不了这位勤劳的挖井人,村民们永远记住了这位爱帮忙的热心人。他把一个优秀党员坚毅的决心、崇高的信仰和赤诚为民的情怀,都深深留在了村民的心里。

川江都市报记者 杨理

文章关键字: 摩托车 村民 哥哥 王孝明 王孝友 编辑:刘健


返回顶部